疾走

腐向有/【One Piece】luffy中心(主索路、ASL、沙路、三船長)【Gintama】坂田銀時中心(沖銀/坂銀)/萬事屋/攘夷/子供時代。【Naruto】NARUTO中心(佐鳴除外,主鹿鳴)。

[OP]#668相關

雖然這邊本來打算認認真真畫點什么之后再來更博來著,但是半夜爬起來看到的更新實在是讓人忍不住wwwwww。
以下雖然都是些無意義的吐槽,但是劇透有。
也就是說“總之請慎入”啦☆
↓↓↓↓↓

===========================================

稍稍回顧一下,在667話末,羅用了挺犯規的表情問草帽當家的要不要跟他結hu.....盟。


當時幾乎完全是本能地:
……雖然希望看到他們結婚(我沒打錯)但是路飛才不會啦ヽ(;▽;)ノ
所以這回……路飛君爽快的就同意了結盟邀請時我頓時就○| ̄|_……
真不知道是何種方面的打擊。(望天

另一方面颯爽的路飛在告知伙伴結盟的事后諸位果然一起炸了毛,而活動的常識字典羅賓先是申明自己絕對遵從路飛決定的立場,然后提醒所謂同盟背后捅刀子的事是家常便飯。于是——
ルフィ:え!?お前裏切るのか?
ロー:いや。
……路飛我好擔心你啊。←不是指同盟的事

偏聽偏信做事不經大腦木魚腦袋一根筋不撞南墻不回頭我行我素一意孤行水準和四皇有的一拼的船長進行了總結性發言:
『とにかく“海賊同盟”なんて面白そうだろ!?トラ男はおれいい奴だと思ってるけと、もし違ったとしても心配すんな!おれには2年間修業したお前らがついてるからよっ!』
暫且撇下冷不丁被發了卡又被下了“總之這家伙是好是壞都無所謂啦”的存在價值質疑函,從剛才開始就被當著面評頭論足還被烏索普貼上スリリング野郎標簽的特拉法爾加不提,現在是草帽一行的場合。

記得劇場版6《狂歡男爵與神秘之島》里伙伴們都不贊成參加比賽的時候路飛說的話嗎?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誰說草帽一行船長地位低的!
全員→路妥妥的啊!!這一船的蹭得累一句話就全員攻略下來你當這戰斗力是擺著玩的嘛!
雖然這部劇場版讓我挺不愉快的,不過這個鏡頭和↓真是看得我非常歡樂www。

Photobucket

啊對。話題回到668。
面對船長的一句不帶豎拇指的信じているよ,全員瞬間繳械:
“討,討厭了啦——路飛你這家伙真是羞死人了(′//// ω///`)~~~~~”
——在上面提過的某個劇場版中還能保持淡定臉說句“你還真會說話”的娜美姐是我記錯了嗎?(揉眼
羅表示心情復雜。一是這情緒轉換略快,二是這堆娘家人比預想中那啥依存癥還要嚴重的多。
他對草帽一行的印象還在那個人類販賣的會場,對草帽當家的理解充其量也就是堆加上一場共戰和頂上戰爭的掃尾。對性格可以大致推知,對相處模式到底還是稍有適應障礙。這直接導致了他在之后五頁一個勁兒的從顏開始想象摧毀——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如果這時候還能發聲的話估計就全是語氣詞了吧:“誒?啊?嗯?”

在“兩年前”這個時間范圍里,羅有這么兩句話讓我挺在意的。一句話是在面對赤旗時說的那句“德雷克啊,你殺了多少人了?”,另一句就是在Amazon Lily附近撞見雷利,返航時那句自言自語:“‘D’一定還會掀起波瀾……”
縱觀OP,把“D”這個字眼挑出來說的也沒幾個人,持著這個名字的對此或是混不在意或是知而不言;羅賓在阿拉巴斯坦詢問路飛“名字里帶著D的你們是什么人?”……問錯人了,未果;紐蓋特算是半個知情人;而世界晸府對D這個字母顯然非常敏感,這從還是黑桃海賊團船長的艾斯的名字見諸報端,戰國的反應和不久就試圖將他收為七武海這個行動就可以看出來。

羅對路飛的稱呼一直是“草帽當家的”,他說的“D”不排除指路飛的可能,但也存在指名字帶D的所有人的可能性。
但不管是哪一種,總有點他多少掌握了這個名字的秘密似的感覺。
——我是想說,兩年前頂上戰爭羅不惜冒險的救助也好,兩年后的結盟提議也好,是不是和這個字母有所關聯呢?
當然他們說的四皇我也非常在意,看路飛的反應排除香克斯和黑胡子,剩下凱多和BIG MOM,后者因為Thrillar Bark時看到猜測羅拉給娜美的生命卡就是BIG MOM的生命卡弄得我對新世界的印象挺甜的....
在這里先把時間調回到兩年前的香波地。

我對德雷克的印象是做事目的性相當明確。他不是魯莽的人,和晸府的關系最深而且兩年前的香波地群島上,他所留下的謎團也是最大的。晸府給出的這個少將淪為海賊的原因是殺了太多人,這個我個人感覺站不住腳。在超新星們紛紛邁入新世界之際,德雷克挑上了凱多的機關島。這讓我想起M擺弄的玩意——當然我不是指不知從哪里穿越過來的偽液態史萊姆。
會是凱多嗎?

 海賊王 OP劇透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