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走

腐向有/【One Piece】luffy中心(主索路、ASL、沙路、三船長)【Gintama】坂田銀時中心(沖銀/坂銀)/萬事屋/攘夷/子供時代。【Naruto】NARUTO中心(佐鳴除外,主鹿鳴)。

[OP / 梅利中心]virtual(短篇 FIN.)

■ 出場人物:梅利,路飛,弗蘭奇。

■ 設定捏造。

■ 背景: W7篇完結,TB篇前。
----------------------------------------------------------------------------------------

  耳邊是細小含糊的說話聲,梅利看了看四周又低頭打量了一會,發現自己變小了不少。
  誰在說話?這里又是哪兒?
  她記得自己在一片火光中慢慢沉入海底,耳邊不是往日的歡歌笑語,熟悉的聲音大聲叫著她的名字。
  “海底是又黑又寂寞的啊……梅利。”
  “我們會看著你。”
  船長的溫柔囑托已經聽不見了,連自己也在逐漸消失。
  然后——
  梅利小小的皺了皺鼻子。
  稍微……有些想念大大咧咧的船長和雖然抱怨不斷卻總會溫柔修補她的長鼻子。
  她拉好雨衣跳了起來。短暫的不太明白眼前似乎縮水不少、造型熟悉構造卻和原先完全不同的船只和那日漫天的火光哪個才是真實的。
  ……啊對了。所以我也變成小小的了。
  她晃了晃頭有點得意自己的判斷,然后手腳并用地爬上了駕駛座。
  照射在身上的陽光已經久違了,經由通風口涌入的風帶著來自海洋的潮濕氣息,使她忽然感到無比的安心。
  梅利換了個舒適的姿勢,蜷成一團睡著了。
  
  也許是幾天后,也有可能是幾個小時后,梅利被叮叮當當的聲響和濃重的油漆味喚醒了。
  她睜開眼睛,正好對上曾經在Water Seven見過一面的掃把頭。藍色的掃把頭先是拎來了一大盒零件裝備開始給船檢查矯正,接著又小心翼翼地上起漆來。
  雖然本質上來說也做船工的兼職,梅利到底還是不太喜歡這樣嘈雜的環境。她下了船走到通風口前,挨著一堆鋼材坐了下來。
  在強大的水壓下逐漸透不過氣、幾乎沒入海底時,從沒想過還能有這樣一天。
  梅利瞇起眼睛,一邊享受著陽光的沐浴,一邊置身事外地評價起掃把頭的手藝:實在是讓人……船不得不承認的高效又細致。
  掃把頭手上不停,很快就完了工。他用沾了什么的刷子刷干凈殘留在手上的污漬,又在關節加了些油,然后摸著下巴對上完漆的梅利滿意地點點頭。
  
  咕噥著“不愧是本大爺的手藝”的掃把頭離開房間不久,小小的房間又一次被嘈雜席卷了。
  “弗蘭奇——什么驚喜?什么驚喜?”
  非常耳熟的聲音由遠而近只用了一小會兒功夫,外面叮叮哐哐響了一陣,然后是什么人氣急敗壞的大叫:“喂!別搞破壞啊!”
  梅利睜大了眼睛。
  “可是……”
  缺乏應有威嚴的聲音再熟悉不過,即使是在無法繼續陪伴于冒險之海期間,也曾無數次出現在“夢”——如果可以這么稱呼的話——之中。
  梅利邁開小小的步子,幾次踩到自己過長的雨衣,跌跌撞撞地向門跑去。
  “在這里啦,喂,草帽!不是那邊。”
  門打開了。興沖沖跑過來的人撞痛了梅利的鼻子。
  梅利揉了揉鼻子,退后幾步才能清楚地看到來人的臉。
  一個是剛見過的藍色掃把頭,另一個……
  “船長”。
  
  “驚喜呢?弗……梅利!!”
  剛才還因為滿屋子的油漆味而露出抱怨表情的少年在視線接觸到擺在角落的船時,頓時連眼睛都變得亮閃閃的。
  “怎么樣?草帽。”掃把頭推了推墨鏡,笑得無比自信。“這可是我super……嗯?”
  “謝謝你……弗蘭奇!”船長感動出兩行寬面條淚、偏偏還星閃著一雙眼睛的樣子大大滿足了船工,兩只手緊緊握著自己食指的樣子也實在有趣。還不大能應付這種場面的弗蘭奇換了只手把墨鏡歸了位:“啊……啊,你中意就好。不過草帽,船才剛剛……你在干什么啊啊啊?!”
  “咦……?”抱著梅利不撒手、和船臉貼臉不止,連腳都繞了幾圈纏在船上的人這聲“咦”問得十足無辜,“……奇怪?好難動……”
  “笨蛋!我才剛上完油漆!”
  “痛痛痛痛痛——不好像也不痛……果然還是痛痛痛痛痛——!!”路飛一邊伸長了沒粘上油漆的手,往外拉自己的頭發試圖拯救他的臉,一邊不甘心地回嘴,“我怎么知道!”
  “你沒有聞到油漆味嗎!!”
  掃把頭——現在知道他叫做弗蘭奇——跟著粗手粗腳地幫忙,想把路飛從船上拔下來,卻聽到船長率先叫了停:“等,等等弗蘭奇!先別拔!”
  “啊?”弗蘭奇臉色不太好看,動作卻老實地停了下來。
  “萬一把梅利的船頭弄斷怎么辦!”船長鼓起包子臉,用有些責備的語氣說。
  ……也不知道先開始胡來的人是誰。
  弗蘭奇壓下挨個歷數過槽點的欲望,攤了攤手:“這個擔心也太多余了。”
  “嗯?”
  “‘迷你梅利號’是造完桑尼號之后用剩下的亞當木改造的!這么簡單就被破壞掉誰受得了啊!”
  “這樣啊……”路飛松了一口氣,沖弗蘭奇嘻嘻笑了。“弗蘭奇~幫忙——”
  梅利抱著膝蓋靠著門,看著兩人一船的拉鋸最后以數量量勝。
  被“拔”了下來而猛然失去平衡向后彈飛的路飛被弗蘭奇擋住了,然后兩個人一起撞進了鋼材堆里。
  “糟糕!”
  “路飛!”
  ……
  “痛——嘖,可惡……”
  煙塵里傳來低低的咕噥聲,路飛從撞進來的同時就被弗蘭奇用兩只大手捂住了,現在他只能掙扎著探出頭,語氣擔憂又焦躁:“多謝……弗蘭奇!你沒事吧?”
  弗蘭奇松開手,對他扯了一個笑:“別開玩笑,本大爺可是改造人啊!”
  路飛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會,皺皺鼻子,說話也猶豫了起來:“可是我剛剛聽見你喊痛……”
  改造人提著路飛往門走去:“再讓你呆在這,本大爺的工作室遲早會被你拆了。”
  單細胞生物果然被轉移了注意力,可憐兮兮地眨了眨眼:“可是我還想和梅利再呆一會……”
  “不行!”對方一臉的“別以為我會吃這一套”,“看你干的好事,我還要給那艘船補漆。”頓了頓,加上一句。“這兩天就能完工,到時候,草帽,你想跟它呆多久都行。”
  “唔……”路飛心不甘情不愿地應了一聲,又想伸手去抱梅利。還沒夠到,已經隨著一聲大吼被扔出了房間。
  “給我吸取點教訓!!”
  弗蘭奇關上門,盤腿在地板坐下。梅利走到他背后,看著他后背劃破的襯衣下多了不少紅腫和刮傷,忍不住伸出手戳了戳。
  手指碰到傷口,受傷的人卻恍然不覺。
  梅利皺著鼻子小聲嘆了一口氣。
  
  “糟糕了,我只有這么一件衣服……。”
  這邊的船工正在苦惱的檔口,門忽然被推開了。一個腦袋小心翼翼地探了進來。
  “弗蘭奇。弗蘭奇。”船長小聲招呼。
  “啊?怎么啦?”
  “船的事,跟烏索普他們保密啊!”船長壓低聲音嘻嘻笑起來。“嚇他們一跳!”
  是“給他們一個驚喜”吧。心里吐槽著,卻因為衣服的事苦惱透了的船工簡單地答應了一聲。
  “還有啊……”那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你之前有叫我的名字嗎?”
  “啊?之前……?什么時候的事?”
  “就是……”他大大推開房門,一只手比劃出一個弧度,“被撞到那里的時候。”
  梅利猛地抬起頭看他,向他走過去。
  “……有嗎?”弗蘭奇冥思苦想了一會,干脆地放棄了。“不記得了。”
  “這樣啊……”路飛抓了抓臉,表情很奇怪。
  梅利緊緊擁抱了路飛……的左小腿(她的身高只能夠到這里),熟悉的溫度沿著觸碰的部位在她的身體里迅速擴散開。
  “但是我確實聽到了嘛……。”路飛往前踏了一步,梅利警覺地在同時松了手。“會不會是梅利號?”
  “別說蠢話,”弗蘭奇扶著地板站起來,“只是借用了梅利號的名字,連材質都不一樣。我不是剛告訴過你嗎?”
  “……”
  路飛沒接話,眼睛直直地盯著迷你梅利號。
  環繞在梅利耳邊的含糊的說話聲越發大了起來,而這邊的船長被提著衣領再一次扔出了工作室。
  小小的船精靈抿著嘴笑了,她抓起剛才放在地面上卻被踢開了的小錘子,一蹦一跳地向梅利號走去。

------
FIN.

 海賊王 草帽一行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