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走

腐向有/【One Piece】luffy中心(主索路、ASL、沙路、三船長)【Gintama】坂田銀時中心(沖銀/坂銀)/萬事屋/攘夷/子供時代。【Naruto】NARUTO中心(佐鳴除外,主鹿鳴)。

[OP / 草帽一行]賓克斯的美酒(tbc.)

[草帽一行]賓克斯的美酒
-布魯克篇- FIN.
----------------------------------------------------------------------------------------

  “……呦嚯嚯嚯……呦嚯嚯嚯……”
  布魯克一邊調弦,一邊和著斷斷續續的音樂小聲哼唱。
  曲譜早已爛熟于胸,他曾經花費五十年時間反復的這首歌,一個人唱來果然還是有些不對氣氛。
  太過沉悶了。
  ——誒……?不開宴會嗎?
  船長皺著鼻子,不情不愿地耷拉下腦袋。他的身邊,長鼻子的狙擊手和藍鼻子的船醫也跟著換上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用眼神指控黑著半張臉的航海士。
  航海士揮了揮拳頭,狙擊手和馴鹿立刻縮起了脖子。
  ——還不是因為你們把我·的·財寶都留在上一個島了!!
  航海士尖著牙咆哮。
  ——娜美。
  船長抬頭,表情認真又透著十足的困惑。
  ——那些財寶不是你的……吧……?
  頗為肯定的語氣在句末硬生生擰成了含糊的疑問,不過這也沒能讓航海士心軟。
  ——那艘海賊船可是我先找到的耶?!里面的財寶當然是我的!
  航海士反駁。
  ——這么一說……好像也對誒……
  ——……路飛你在動搖什么啊!
  布魯克把指骨按在還在震顫的琴弦上,細微的顫動通過虛擬的指腹皮膚清晰傳達到了腦海。
  ——航海士小姐。
  黑發的考古學家注視著船長,微笑地招呼航海士。
  ——嗯?怎么啦?羅賓。
  ——這個。我在船的附近找到的。
  考古學家抬了抬手上做工精致的小袋子,沒有扎緊的袋口里隱約透出微微的光。
  ——雖然還沒有經過打磨,不過應該是非常罕見的寶石。
  話音未落,雙眼變成了巨大貝利的航海士已經捧著臉湊到了她的跟前。
  ——我最喜歡你了!羅賓姐姐♥
  ——哦哦!雖然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不過有錢了!
  船長一下子跳了起來,狙擊手和船醫也跟著歡呼。
  ——可以開宴會了!——布魯克!音樂音樂!
  ——呦嚯嚯嚯!
  瘦得只剩一把骨頭的音樂家撥了撥琴弦。
  ——既然是船長吩咐的話,那么……
  ——這些可都是我的!你們碰都別想碰!
  在一連串鈍重的擊打聲和慘叫聲中,布魯克注意到這么尖叫著的航海士的眼神與語氣不符的柔軟。
  于是他也順應心情地走了上前。
  ——娜美小姐,請問我能看看你的內……
  呯。
  等到余音散盡,布魯克終于松開手指。
  “呦嚯嚯嚯——呦嚯嚯嚯……”
  “呦嚯嚯嚯……呦嚯嚯嚯……”
  這次傳來的歌聲混合著手指擊打桌面的聲音輕快地響了起來。
  “月圓之夜再相聚……”
  “——給你送去,賓客斯的美酒——”
  “喂,布魯克。”
  打斷歌聲的是一個帶著不滿的聲音。
  “過幾天就要上臺,你不去再看看伴奏團和和聲團的練習嗎?”
  布魯克想了想:“經紀人,這次演唱會上,我想演唱一首新歌。”
  “新歌?!可是……”
  ——想要回去。
  ——想要見面的心情強烈的不可思議。
  他甚至可以感到胸腔內并不存在的心臟隨著兩年之期的迫近開始猛烈跳動。
  “歌名我已經想好了……《New World》。”

 海賊王 草帽一行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