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走

腐向有/【One Piece】luffy中心(主索路、ASL、沙路、三船長)【Gintama】坂田銀時中心(沖銀/坂銀)/萬事屋/攘夷/子供時代。【Naruto】NARUTO中心(佐鳴除外,主鹿鳴)。

[OP / 薩x路][未定名](上)

■ 設定捏造。

■ 非CP向。前面雖然還缺了起因不過因為可以推知所以我懶得寫了(……)
----------------------------------------------------------------------------------------


  “‘謝謝你救了我’。”

  薩博驚愕地看著路飛稚氣未脫的臉上騰起了顯而易見的怒氣,下一秒,臉上已經重重地挨了一拳。

  

  “什……什么什么?那家伙是誰啊?敵人?”弗蘭奇把墨鏡推到頭上,轉頭問,“要準備戰斗嗎?”

  白白下水一趟的索隆正在背對著海岸擰干衣服,臉色不太好看。

  “是敵人嗎?他不是剛救了路飛?……為什么路飛會一臉生氣的樣子?”

  “我哪知道!吵死了烏索普!”娜美放下望遠鏡,一個拳頭送了過去。“……這算是怎么回事啊……就算是敵人我也沒見過路飛露出過這種表情……”

  

  “?!”一手捂著剛被揍的臉頰和受了波及的鼻子,另一只手勉強撐著上半身坐了起來,薩博有些莫名其妙。

  ——幾分鐘前嘻嘻笑著感嘆“得救啦”的路飛和印象中科爾博山上雖然愛哭卻笑容璀璨小尾巴重疊了,然而面前的人卻和兩者都相去甚遠。

  “我不管你是怎么知道這個名字的,但唯獨別想用這個名字騙我!”路飛把關節捏得喀喀響,“薩博死了的事,我早就知道了!”

  …………………………?

  

  羅賓合上書,起身走向船沿:“似乎有什么淵源呢。”她感興趣地微笑起來,“耳聽花。”

  “你這女人!”弗蘭奇嘖了一聲,上半身前傾出船沿,向海岸方向大喊。“喂,草帽!需要幫忙嗎!”

  路飛的聲音遠遠傳過來,帶著些氣喘:“不用!”

  “怎么了?大家都呆在這。”香吉士端著兩盤點心踢開廚房的門,轉眼就轉了幾個圈單膝跪在羅賓和娜美中間。“羅賓小姐,娜美小……”

  “謝謝。放這里就行了。”娜美打斷香吉士還沒來得及出口的示愛,看了一眼剛換好衣服從船艙出來的索隆和被烏索普叫出來的喬巴、布魯克,“大家!總之先把船開過去!”

  

  動作敏捷地躍起避開接連不斷的攻擊,被判定死亡的人腦子有點發懵。

  “等,等等,路飛!”

  不想和路飛動手,但對方的樣子又不像是能聽進去什么。薩博苦笑著后退。

  “嗯?”因為屢擊不中而感到煩躁,正準備發動二檔的路飛停住動作。

  沒想到對方真的停了下來——雖然像是寫滿了“說不出什么事的話就繼續揍你”的眼神仍是非常可怕。

  薩博抓緊時間緩了一口氣,提高聲音:“誰告訴你我'死了'?”

  路飛氣得五官都有些扭曲起來,說起話來像是要排除什么的干擾似的又快又急:“多古拉才不會撒謊!他親眼看到薩博出航時船被,被天龍人擊中爆炸了……二檔!”

  ——艾斯……

  ——嗯?

  ——我……我想要變強……!!

  呼吸被草地阻隔無法通暢,眼淚雖然努力忍耐但卻仍然不停不停地涌出。

  在更加清晰地意識到“無法再次相見”時,頭腦里浮現的是三個酒杯的撞擊聲,然后一切都化作了無邊無際的恐慌、悲傷與懊惱。

  ——……變得更加、更加、更加更加更加……更加……更加更加更加……更加厲害……!

  ——然后……我會保護所有東西,再也沒有誰會消失了……!

  那是一個新的起點。

  自此艾斯成為了他“唯一的兄長”,兩人亦在同一天定下了約定。

  ——聽好了!路飛。

  ——抱歉啊……路飛……

  ——我是不會死的!

  ——沒法讓你好好的救我出去……

  ——我怎么會留下你這個弱小的弟弟死掉?

  ——……真是對不起了……

  ……

  薩博已經沒有奇怪于路飛身上騰起的蒸氣的余裕了。面對更加迅速也更兇猛的攻擊,就算是他也不可避免地掛了彩。

  ……畢竟是揚名天下的“草帽小子”,路飛已經不是孩提時代那個能讓他50局輕易全勝的弱小對手了。

  勉強躲開來自左手邊的攻擊,薩博低低笑了起來:“變強了啊,路飛。”

  他的弟弟緊抿著嘴一言不發。

  “沒想到橡膠果實除了反彈居然可以運用到這個地步,我和艾斯是小看它了。”

  路飛的眼睛忽然睜大了。

  

  “羅賓,路飛那邊的狀況如何了?不好嗎?”娜美詢問,側耳傾聽的考古學家臉上從剛才開始就露出的微妙神色讓她有點在意。

  “……不,航海士小姐你也看到了,一直都是路飛一個人在進行攻擊,對方似乎完全沒有回擊的打算。”羅賓微微偏著頭,避開了問題的重點。

  頭上頂著一個大包的烏索普扒著船沿,小聲咕噥:“真不像路飛會做的事……”

  “怎么了?路飛怎么了?”喬巴撐著船沿的下飾跳了幾下卻始終視線受阻,這才恍然大悟地變成了人形。

  “喂!娜美!”弗蘭奇從船艙探出頭,“可樂加好了!想要什么時候去幫忙都行!”

  “啊……明白了!”娜美看了一眼自從明白狀況之后就一直沉默不語地抽著煙的香吉士,“那么大家都來幫忙!”

  

  薩博敏感地發覺對方的攻擊慢了下來。吃了橡膠果實的少年臉上的陰霾散去大半,取而代之的是濃重的疑惑和淡淡的躊躇。

  他笑了起來:“怎么?我們三個不是喝過交杯酒,還約定好17歲出航的嗎?”

  眼前不斷放大的拳頭在距離鼻尖一指的位置停住了。

  

---------------
TBC.

 銀魂 薩路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