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走

腐向有/【One Piece】luffy中心(主索路、ASL、沙路、三船長)【Gintama】坂田銀時中心(沖銀/坂銀)/萬事屋/攘夷/子供時代。【Naruto】NARUTO中心(佐鳴除外,主鹿鳴)。

[授权翻译][威銀]于新戰場覓得生命中美好之物·序章+危机?(上)

[威銀]于新戰場覓得生命中美好之物

作者:XxGintamaxX
譯者:tezusaba
本文主要描寫銀時和神威的戰斗,非CP意味。

說明:
幾個基友大概已經聽我吐槽過這篇文了……老實說這篇文章真是翻譯得讓我無比蛋疼。主要是在語言上,作者君無比喜歡把一句話斷成幾句說,還每句對應一個動作。怎么把這些零碎拼湊成比較像人話的樣子真是為難死我了(躺。
所以話說在前面,只要關心情節就好。雖然只看沒幾章就決定是否翻譯是我的弊病,(原文更新到25章了呢,我看到英語就頭大(。)目前進度也不太清楚,但超不過1/5吧…)但至少前幾章鋪開的戰斗印象里還是挺棒的www。
翻譯授權是4月份的時候拿來的,第一章翻譯當時就弄好了←因為字數少(。)然后第二章這半截是在畢業論文那陣子翻的,寫在紙上一直忘了打上來。拖延癥你懂。
等到翻譯的差不多了一起修正。雖然也不知道那會是哪一年的事了……(望天

第一章 序章

  猛地打開門的來島又子帶來的是高杉和神威期盼已久的消息:“晉助大人,我們到江戶了!”

  神威興奮地從地上一躍而起,海藍的眼睛里涌上了對血的渴望。高杉吐出一口煙,對年輕人淺淺微笑了:“你看起來很有干勁啊。”

  “嗯,我又能見到那個武士了。”神威咯咯笑著偏了偏頭,“除非他死了……不過那就太無趣了。”

  他嘆了口氣,把手交疊在腦后:“像他那么強的人怎么會死呢。”神威的目光轉向高杉,詢問道。“你也這么覺得吧?”

  “那家伙一點也不強。他是個白癡。”高杉輕笑。

  神威微笑著接話:“我聽人說起過那場戰爭。你居然說他不強?他可是所有叛亂軍里最可怕的存在呢。”他目光一閃,“比你還可怕。”

  高杉的嘴角抽搐著擰成一個憤怒的弧度:“夠了!”他吸完最后一口煙站起身來,惱怒地指著神威,“為什么你總想著激怒我?”

  神威輕笑著直視高杉的眼睛,他海藍色的眼睛不知為何顯得十分深邃,讓高杉甚至無法調轉開視線。

  “我想見證一場戰爭。”他回答,“如果主將都沒燃起來的話,那我的希望豈不是會落空了?”

  高杉避開青年的目光大聲笑起來,他的煙管落到了地上:“你……想……見證一場戰爭。”他的呼吸窒了窒,笑聲也因此減弱了。不過他還是維持著諷笑的表情繼續道,“我就讓你見證一場戰爭。我會讓你見到悲哀……我會讓你見到一個被悲傷吞噬的戰場。”

  他邪笑著,眼里逐漸顯露出狂喜:“我會把人間地獄鋪開在你眼前。”

  高杉撿起煙管走向門口,忽然他像想起什么似的停下腳步轉過身來:“我們還不能離開這兒,你也明白的吧?”

  神威睜大眼睛,一時間怒火中燒:“啊?什么意思?這趟旅行已經持續了四十多集,你還想讓我再等下去?”

  高杉回身,輕輕推開了門。他側頭對身后的人用命令的語氣丟下一句“呆著”就關上門離開了房間。

  神威在高杉走后咯咯笑了起來:“你認為我會聽你的命令嗎?我可不是只聽話的狗。”走向洞開的窗戶,一腳踏上窗欞,他回頭瞥了一眼,露出嗜虐的笑陰沉地說,“我只是搭個順風車而已。”他看向窗外,“我一直都在期盼著……”他想著,閉上了眼睛,感受著撫過肌膚的微風。“我可對你沒什么興趣,武士先生。我只對一個武士感興趣。只有那個人才能將地獄帶來人間。”他的眼光一閃,“我已經等不下去了。”

  說完,他從船上一躍而下。伴隨著“呯”的一聲,落在江戶邊郊的草地上。



第二章 危機?(上)

  “小銀,醒醒,小銀!”

  將銀時從沉眠中喚醒的是一陣急促的呼喊。

  被吵醒的人稍稍睜開眼睛。“怎么了?神樂。”他打個哈欠,揉著腦袋坐了起來,“現在還是半夜誒,你想干嘛啊?”銀時還想再睡,卻發現神樂一臉憂慮。“神樂,你怎么了?”

  “小銀,我感到有什么……聞起來像是血的東西,”她的眼里泛上了淚水,“我擔心會傷害到你。”

  銀時假笑一聲,伸手弄亂了神樂的頭發:“究竟怎么做才能感覺到那種東西啊神樂,難道這也是夜兔的本能?……我會沒事的。不管你感覺到的是什么,我都會打敗它,”他偏了偏頭,“這樣行了吧?”

  “嗯,”神樂吸了吸鼻子,“我能睡在這兒嗎?”

  銀時嘆了一口氣:“你確定?那你把自己的東西拿過來。”

  神樂很快爬起來并帶回了她的枕頭和毛毯,她窩在另一片榻榻米上,打了個哈欠,“晚安,小銀。”

  銀時躺回自己的榻榻米上:“晚安,神樂。”神樂笑嘻嘻地閉上眼。

  銀時又等了幾分鐘,直至聽到神樂沉沉的呼吸,才起身小心翼翼地拉開房間的幛子。他走向大門并拉開了它,好讓夜晚涼爽的空氣涌入。銀時仰頭望向沒有星星的江戶天空,嘆息著低語:“我希望我有更多時間……我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你,神樂也還不知道她該怎么辦。”他拉上門,夜再次沉寂下來。


TBC.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Latest